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

關於抄襲

來源:東森新聞

任何稍微有點讀者的創作者,應該多少都體會過被抄襲是什麼滋味,尤其是「文字」這種可以任意重組的素材的創作者。如果你對於被抄襲這件事採取所謂的積極行動,雖然親朋好友都會跟你同仇敵愾,但我猜,你可能會時不時收到如下的建言: 

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

給對當教練有興趣的人的嘔心瀝血建議



其實我一直想寫這個很久了,因為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人問我類似的問題。每次都覺得很不好意思,因為想回答的東西好像一時也講不出來,然後就容易腦袋打結、答非所問。在這篇裡,我大略整理我的看法,會放在部落格,以後有想到的話也會盡量更新。

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

划船背沒感覺、深蹲硬舉屁股沒感覺,我是不是做錯了?

來源:Tlusty et al., "Refocusing Seafood Sustainability as a Journey Using the Law of the Minimum" (2012)


(答案:不是。以及一些更好的方式)

你就是你自己身體的專家

來源:LinkedIn


「教練」這個職業,因其推銷的東西(健康、力量、外貌),是一個很容易不小心就變得太自戀的職業(畢竟,誰不想要健康強壯與好看?)。結果就是,很多教練早已習慣了以自己的需求為中心(而不是學生的),強迫學生接受自己的價值,甚至到扭曲事實的地步而渾然不覺(例如過分誇大受傷率、腦補肌力不足的後果、或刻意貶低追求外表的人)。我也犯過這樣的錯誤,很多很多次。

對自己嚴苛才會進步,是一種迷思



有時跟學生的對話裡,我說到我自認是個意志力低落的人。得到的回應清一色都會是「屁啦,怎麼可能!」學生似乎容易對教練有一種想法,那就是教練一定是自律甚嚴、意志力過人,才可以深蹲蹲很重,或身材很 fit 等等。似乎「教練」這個職業一映入腦海,一般人就自動會有一種「準備好要來接受逼迫」的心理準備。如果教練沒有狠狠逼迫自己一番,可能還會稍嫌失落。「這樣會有運動效果嗎?」